建站知识frequently questions

主页 > 网站建设知识 >
关于我们About Us 建站流程Website flow 建站知识Website knowledge 优化知识Seo knowledge

秦制的诞生:这不是统治阶级选择的,而是历史选择的

作者:建站无忧网   时间:2020-05-26 08:19

本文系时拾史事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东亚文化的现代化思考/每周三更新/博芒特(撰文)|


书接上文:与权力抗争还是服从?这就是东西方教育起源的最大差异

4、先选择''活下去''

前文中所说的,中国的教育系统是非常独特的。中西方在上古时期的状态是很类似的,无论是苏格拉底伊壁鸠鲁还是孔子老子,都产生了通过朴素的观察和简单的辩证来探索世界本质的尝试。但是西方后来发展出了现代教育体系,而中国的教育体系和官僚系统融为了一体,不能简单的把原因归于秦时焚书坑儒以及''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和科举,但中国古代的政治体制是其中很重要的原因。

中国古代政治制度本身的研究是汗牛充栋的,在我们的研究中并不需要展开,不妨让我来粗暴地总结一下,中国古代政治制度的演变是不断强化集权的过程,是不断降低决策成本的过程,是不断强化决策的执行而弱化决策的制定的过程。这些总结在学术本身是不够严谨的,但足以支撑我们眼下的研究了。

中国古代的政治制度简单可以一分为二,即所谓先秦和秦以后。宋人欧阳修曾言,''秦既诽古,尽去古制。自汉以后,帝王称号,官府制度,皆袭秦故,以至于今虽有因有革,然大抵皆秦制也。''

所谓秦制,有两个最大的特征,第一,是弱化血统统治,强调从平民中选拔官僚作为政权的骨干力量和政治基础。第二,形成皇权与民权对立的二元论,将官僚集团用作从国民中攫取资源的渠道。

首先,这样的政治制度并非中国古代特有,但是古代中国乃至近现代,对于这种政治制度的依赖是最强的。西方也曾经出现过这样的体系,但是很快就被抛弃了。这里面我们可以用自然资源选择论或者地理决定论来解释,但是这都不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内容,总之,我们的历史选择了这样的制度。

秦制的萌芽成型,与西周封建体制的衰落崩溃大略同步。它的基本理念,至晚可以追溯到《管子》。这本书记载了这样一种政治理念:


''利出一孔者,其国无敌;出二孔者,其兵半屈;出三孔者,不可以举兵;出四孔者,其国必亡。先王知其然, 故塞民之羡,隘其利途,故予之在君,夺之在君,贫之在君,富之在君。故民之戴上如日月,亲君若父母。'' 大意是:财富的流通渠道必须单一,必须由政府控制,也就是''利出一孔'',不能让民众有多余的钱,不能让他们有其他发财的渠道。政府做到了''利出一孔'',就可以''予之在君,夺之在君,贫之在君,富之在君'',恩赐与剥夺、贫困与富有,全由政府、君王决定,民众才会视官府为日月,爱君王如父母。根据秦政治制度的特点,既然皇权与民权成为了对立的二元论,那么皇权为了弱化民权,就必须致力于消灭一切有能量的人与组织(包括控制人的自由意志,消灭官僚集团内部的''朋党化''),追求一种散沙化与原子化的扁平社会结构。将''民''的状态维持在蒙昧和麻木,成为一种工具,是对皇权最有利的状态。

但真正决定了秦制的诞生的,是商鞅和他的商鞅变法。秦国致力于消灭诸侯。秦的民众存在的目的,就是提供人力物力。按《商君书》的说法,要让这种添砖加瓦畅通无阻,首要就是消灭''六虱''。

''六虱''的概念,见于《商君书.靳令》,具体是指这六种东西:礼乐、诗书、修善孝悌、诚信贞廉、仁义、非兵羞战。''国贫而务战,毒输于敌,无六虱,必强。国富而不战,偷生于内,有六虱,必弱。''(《商君书.靳令》)

大意是:国家贫穷多搞扩张战争是有益的,既可以损害敌国,也可以保证本国没有''六虱'',国家必强;反之,如果国家富足却不对外扩张,民众生活安逸了,就会追求诗书礼乐,就会讲究孝悌贞廉,就会倡导仁义反对战争,''六虱''全跑了出来,国家必弱。

商鞅的变法逻辑里,还有一条叫做''国富而贫治''。原话是这样说的:

''民贫则力富,力富则淫,淫则有虱。故民富而不用,则使民以食出,各必有力,则农不偷。农不偷,六虱无萌。故国富而贫治,重强。''(《商君书·弱民》)

大意是:民众贫穷,就会有求富的上进心(力富);富有之后,就会有多余的想法,追求多余的东西(淫),然后国家就有''虱'',就不能强盛。所以,民众富裕了没地方消耗,就该设计制度,促使他们拿出实打实的粮食来换取爵位。他们重新陷入贫穷,就不会怠惰农业耕作,精力全在农业耕作上,就不会有多余的想法,追求多余的东西,''六虱''就不会产生。这种让国家富有、让民众保持贫穷的治国方法,可以让国家强上加强。

也就是说,商鞅主张将民众控制在最低限度的温饱线上。

上面这段话里的''虱'',前文已经说过,指的是礼乐、诗书、修善孝悌、诚信贞廉、仁义、非兵羞战这六种基础文明。至于''淫'',《商君书·外内篇》中有一段解释:

''奚为淫道?为辩智者贵、游宦者任,文学私名显之谓也。''

''淫''的本意是多余的东西。按商鞅的理解,''淫道''包括了靠辩智得到富贵、靠游宦进入体制、靠文学获取个人名声。也就是说,只有靠军功和耕作来获取社会地位是正道,其他靠智慧、靠人脉资源、靠学识来提升阶层的做法,都属于邪道,都对国家有害

将国家与民众对立起来,强调国家的富强必须建立在民众的愚昧与贫穷之上,这是商鞅变法的核心理论。民众越弱、越愚昧,国家就越强、越稳定,这是商鞅变法的核心逻辑。

''民愚则易治也。''(《商君书·定分》)

——民众越愚昧,越容易治理;

''(民)朴则弱,淫则强;弱则轨,淫则越志;弱则有用,越志则强''( 《商君书·弱民)

——''朴''是''淫''的反义,没有知识、没有人脉、没有温饱之外的追求之意。

这句话的意思是:民众甘于''朴''就弱,追求''淫''就强;民众弱,就安分守己,民众强,就会逾越本分对抗政府(越志)。

商鞅之后,将弱民、贫民、愚民之道进一步具体化、使之具有强烈可操作性的人,是韩非子。与商鞅一样,韩非子也是反智的。他曾说过这样一段话:

''民智之不可用,犹婴儿之心也。夫婴儿不剔首则腹痛,不?痤则寖益。剔首、?痤必一人抱之,慈母治之;然犹啼呼不止。婴儿子不知犯其所小苦、致其所大利也。今上急耕田垦草以厚民产也,而以上为酷;修刑重罚以为禁邪也,而以上为严;征赋钱粟以实仓库,且以救饥馑、备军旅也,而以上为贪;境内必知介而无私解,并力疾斗,所以禽虏也,而以上为暴。此四者,所以治安也,而民不知悦也。夫求圣通之士者,为民知之不足师用。昔禹决江浚河,而民聚瓦石;子产开亩树桑,郑人谤訾;禹利天下;子产存郑人,皆以受谤;夫民智之不足用亦明矣。''(《韩非子.显学》)

大意是:民智这东西,跟婴儿的心一样靠不住。给婴儿剃头剖创,是为婴儿好,但被慈母抱在怀里的婴儿,并不知道自己受的这一点点小苦,将给他带来很大的好处,所以啼哭不休。陛下勒令民众去垦荒,他们认为太残酷;制定重刑峻法,他们觉得太严厉;征收赋税钱粮,他们认为太贪婪;要他们都去服兵役,他们觉得太暴虐。这些政策,都是为民众好,但民众全都不领情、不高兴。以前的大禹、子产,也有过类似的遭遇。所以,民智这东西''不足用'',没有价值,没有尊重的必要。

在《忠孝》篇里,韩非子还发过这样一番感慨:

''古者黔首悗密蠢愚,故可以虚名取也。今民儇诇智慧,欲自用,不听上。''大意是:上古之民好糊弄,鼓动几句就去流血流汗;今天的民众有了''智慧'',只会为自己的利益盘算,不肯听从官府的命令。

如果说商鞅只是提供了一种观点,那么韩非子进一步强化了执行层面的具体方法。在《五蠹》、《六反》等篇章里,韩非子建议,应该对民众实施改造。具体的改造方法如下:

先秦诸子讲学

首先,有五种人需要被清除。

这五种人是:学者(约相当于儒家)、言古者(约相当于纵横家)、带剑者(约相当于游侠)、商工之民(商人和从事各种技艺的人)和患御者(约相当于食客或者权力掮客)。

这些人或聚众讲学,或游走各方,他们有知识、也有资源,还懂得体制的运作逻辑,对秦制国家是有害的。韩非子把他们合称''五蠹'',五种会蛀蚀树心的虫子。

经典的门客故事

其次,有六种人需要被教育。这六种人是:畏死远难之人、学道立方之人、游居厚养之人、语曲牟知之人、行剑攻杀之人、活贼匿奸之人。

若仅从''畏死远难''这些形容词来看,上述六种人似乎确实算不得好人。但要注意的是,''畏死远难''这些字眼,只是韩非子个人的价值判断。似乎是为了让执政者可以更便利地分辨出这六种人,韩非子在文章中,还留下了普通民众对这六种人的价值判断。他们依次是:贵生之士(珍惜自己性命的人)、文学之士(追求学问的人)、有能之士(大略相当于能出门远游谋生的人)、辩智之士(大略相当于能用智力口才谋生的人)、磏勇之士(大约相当于能提剑杀人者)、任誉之士(相当于敢违逆朝廷禁令收容犯人者)。

基本上,在秦之后,除了汉初实行修养生息政策,短暂的对秦的政治理念进行矫正,在汉中期以后,中国古代的政治制度,是朝着这一个方向急速狂奔的。

这样的政治制度,基本上和我们现代文明的审视眼光的是截然相反的,但是如果我们要考虑到,人类直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才产生生产力的飞跃,在此之前,人类的生产力是远远无法满足人类生存的需求的。秦的政治体制,虽然本身的目的是强化皇权,但是客观上也的确有降低决策成本提高决策效率降低整个社会运行成本的作用。我们通常会说中国幅员辽阔地大物博,但是世界上古代中国所处的地理位置,是一个矿产非常匮乏,原生农作物种类单一,且生长条件并非顶级的地理位置。如果我们假设不存在回溯的上帝视角,单单从决策的路径上,面对未知的未来,西方选择了通过激进的发展科学道路,而古代中国选择了保守的降低社会成本道路——这并非皇权的选择,而是整个族群的选择,这对于整个族群的生存来说,都是可以理解的。这种选择,保证了我们的民族的超强生存能力。

但是从现代化的角度来说,古代中国选择的道路,是和科学的产生和现代化的进程南辕北辙的。

作者博芒特,古早《日本近代史》系列和《教科书批判》系列的作者,炸号重生。博芒特,一个Ph.D.,一个不可知论者,一个想要意识到观察者可能到来却发现时间来不及的塌缩态Alien,塌缩之后质量非常大。

END

图片来源于网络

喜欢本文/作者,文末赞赏一下表达支持吧!